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出国留学 > 大学排名 > 正文

精神障碍患者分几级 青岛市18岁及以上人群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

时间:2019-04-18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摘 要】 目的:了解青岛市≥18岁人群各类精神障碍的现患率和分布特点,为制定全市精神卫生规划提供科学依据。方法:采用多阶段分层整群抽样方法随机抽取青岛市≥18岁居民4800人。首先由精神科护士用扩展的一般健康问卷(GHQ-12)进行筛查,将调查对象分为精神障碍高、中、低危险组;然后用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DSM-IV)轴Ⅰ障碍定式临床检查患者版对不同比例的三组人群进行精神科检查。根据调查设计特征将计算出的患病率进行调整并推广至全市成年人口。结果:4776人完成调查。调整后精神障碍总的现患率(最近1个月)为21.96 %(95% CI为19.21%~24.99%)。最常见的特定精神障碍为广泛性焦虑障碍(5.41%)、酒精使用障碍(5.33%)、重性抑郁障碍(3.43%)和心境恶劣障碍(2.72%)。女性总的现患率略低于男性(OR=1.2,95% CI为1.1~1.3),男性酒精使用障碍现患率高于女性(OR=131.2,95% CI 为72.6~237.2 )。农村与城市居民在精神障碍总的现患率方面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OR=1.1,95% CI 为0.6~2.3)。在有精神障碍的人群中,仅6.46%曾经因心理问题在医疗机构就诊,但36.97%精神障碍对其影响程度为中等到严重。结论:青岛市精神障碍的患病率较高,精神障碍已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公共卫生问题,有必要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和实施全面的精神卫生规划并定期评估其效果。
  【关键词】精神障碍;患病率;青岛市;现况调查
  中图分类号:R749.041,R181.3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6729(2010)003-175-08
  doi:10.3969/j.issn.1000-6729.2010.03.003
  
  青岛市为山东省经济最发达的城市,总面积10654 km?2,为海滨丘陵城市,地势东高西低,南北两侧隆起,中间低凹,其中山地约占全市总面积的15.5%,丘陵占25.1%,平原占37.7%,洼地占21.7%。全市共有人口731万人(2005年初数据),其中市区人口263万人,农村人口468万人。市区分为7个区,农村分为5个县级市。
  在青岛市卫生局的领导下,曾于1985和1995年在青岛开展了2次人群流行病学调查,精神障碍的患病率分别是1.7%和2.2%(内部报告),明显偏低。近十年来,青岛市发生了巨大变化,在经济上属于中央计划单列城市,经济发展速度、对外交流、农村城市化进程等与省内其他城市有较大差别,且文化受欧洲等(特别德国)的影响广泛,对外开放程度高。有必要重新了解和掌握青岛精神障碍患病率及病种分布情况,为制定青岛市精神卫生规划提供客观依据。为此,我们于2005年7 月1日至9 月18日在青岛市≥18岁人群中开展了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
  
  1 对象与方法
  
  1.1样本计算
  参照国内外相关资料和既往青岛的精神障碍流调结果,为计算样本量,假定青岛市精神障碍总的患病率p=10%,则q=1-p=0.90;设定α=0.05,则t=1.96;允许误差δ=0.1p,样本大小计算如下:N=t2pq/δ2=1.962×0.1×0.9/(0.1×0.1)2 =3457(人),另外考虑到数据分析时会进行不同亚组患病率分析及具体精神障碍患病率低等因素,确定样本量为4800人。
  1.2 抽样方法
  采用多阶段分层整群随机抽样,具体如下:根据经济状况及居住环境等将青岛市划分为4层,即城市核心区(包括市南、市北和四方区)、城市边缘区(包括李沧、城阳、黄岛和崂山区)、农村较发达地区(包括即墨市和胶州市)和农村欠发达地区(包括胶南、平度和莱西三市)。在每一层内,把所辖区(或市)按人口大小顺序编号,用随机数字表随机抽取1个区(或市)。市北区、李仓区、胶州市及平度市被抽作调查现场。
  用随机数字表从抽取的每一区(或市)所辖全部街道办事处(或镇)中抽取2个街道办事处(或镇)、从抽取的每个街道办事处(或镇)中随机抽取2个居委会(或村)、从抽取的每个居委会(或村)的所有住户中抽取300户。最后,共抽取8个居委会和8个村,即16个调查地点4800户。
  到达每个抽样户后,抽样人员填写该户的“家庭一般情况调查表”,首先登记最近6个月至少一半的时间住在此户的人,用随机数字表选出一个≥18岁的个体作为调查对象。
  1.3 样本特征
  共调查≥18岁居民4800人,其中拒绝或无法完成筛查者24人。有效样本4776人:城市2380人,农村2396人;男2211人,女2565人;18~34岁1017人,35~49岁1606人,50~64岁1242人,≥65岁911人;受教育程度:文盲751人,小学1103人,初中1786人,中专或高中815人,大专或本科319人,硕士2人;婚姻状况:未婚521人,现婚或同居3768人,丧偶422人,离婚或分居65人;职业:农民1595人,工人774人,技术人员或行政干部259人,个体户或临时工473人,学生或家庭妇女255人,无业或失业328人,退休或其他职业1092人(22.9%)。
  1.4调查方法
  采用两阶段调查法。在获得调查对象的书面知情同意后,由精神科护士用筛查量表进行调查,根据筛查结果将其分入精神障碍高、中、低危险组。然后由不了解筛选结果的精神科医生对不同比例的高、中、低危个体进行诊断检查。正式调查前,所有调查员接受了统一培训,调查医生培训1个月、调查护士2周、抽样管理人员1周。
  1.5工具
  1.5.1 筛查工具
  用扩展的一般健康问卷(GHQ-12)[1-2]和精神障碍8项高危因素[3]筛查条目筛查调查对象。GHQ总分≥4分或存在8项高危因素之一者为高危,1~3分中危,0分低危组。8项高危筛查项目见文献[4]。
  此阶段调查包括认知障碍筛查,评估“简易智能状况检查(MMSE)[5]和精神发育迟滞/痴呆诊断表” [2]。完成一份筛查大约需要15~20 min。在正式调查期间,共随机抽取464人完成独立的筛查重测(盲法),调查员就筛查结果的归类(高、中或低危组)的一致性好,加权Kappa=0.99。
  1.5.2 诊断工具
  诊断标准为国际通用的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DSM-IV)[6]。诊断工具为由华西医科大学翻译、北京回龙观医院略做修改的、半定式的《DSM-IV-TR轴I障碍用临床定式检查》(SCID-I/P)。对于符合精神障碍诊断标准者,收集其既往求医经历,并用功能大体评定量表(GAF;DSM-IV轴V)评估其功能受影响程度。将GAF得分≤60分作为精神障碍对其功能影响程度中等到严重的划界值。完成1例SCID调查约需45~100 min。
  1.6 一致性检验
  流调培训期间, 8名承担筛查任务的精神科护士对12例受试者进行了一致性测评, GHQ评分的Kappa值为0.89~0.98。7名精神科医生进行了SCID-P一致性测试,一致性在95%以上。
  正式调查开始后的第1个月内,所有完成SCID检查的被试均需接受独立重测(盲法);1个月后,每完成20例SCID-I/P初测,分为有诊断组和无诊断组,每组各随机抽取1例接受独立的重测。共408例进行了两次SCID-I/P检测,无结果不一致案例。
  1.7 统计方法
  使用EpiData3.1建立数据库,采用双人双输入制。完成数据库清洁后,用SPSS15.0软件进行分析。按照高、中、低危组中各自符合SCID诊断的比例及课题设计特征、整群和抽样框架(青岛市610万≥18岁人群)的特征对精神障碍的患病率进行调整。组间比较采用的是SPSS 15.0 版本“复杂样本”分析中的logistic回归模型。本报告仅考虑最近1个月的主要诊断。方法学具体内容见相关文献[3,7] 。
  
  2 结 果
  
  2.1 各种精神障碍的患病率
  根据GHQ总分,4776人中高危776人、中危523人和低危3477人,相应完成SCID检查者分别为762人、97人、200人。调整后精神障碍最近1个月总的患病率(现患率)为21.96 %。3种最常见的疾病类别为心境障碍、焦虑障碍和物质使用障碍。最常见的特定精神障碍为广泛性焦虑障碍、酒精使用障碍、重性抑郁障碍和心境恶劣障碍。未特定精神障碍除外后,总的现患率为20.51%(表1)。
  2.2 性别、居住地与患病率的关系
  与女性比,男性心境障碍、焦虑障碍的现患率较低(OR=0.69,0.57~0.83;OR=0.32,0.21~0.49 ),但物质使用障碍的现患率较高(OR=70.81,41.83~119.88),因此男性总的现患率略高(OR=1.18,95% CI为1.09~1.28)。针对具体疾病,男性重性抑郁障碍、惊恐障碍和广泛性焦虑障碍的现患率均低于女性,但其酒精使用障碍明显高于女性(表2)。
  农村和城市相比,精神障碍总的现患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各诊断组的现患率差异也无统计学意义。针对具体疾病,城市心境恶劣障碍、镇静-催眠-抗焦虑剂使用障碍的患病率高于农村(表3)。
  2.3 就诊情况和残疾程度
  符合DSM-IV精神障碍诊断标准的780人全部有就诊和精神障碍残疾程度方面的信息。经过调整后,仅6.46%的有精神障碍者曾经因心理问题在医疗机构就诊,仅5.10%曾在精神科就诊,4.19%曾在精神科住院治疗。在有精神障碍的人群中,36.97%精神障碍对其功能的影响程度为中等到严重;在这些人群中,13.99%曾因心理问题在医疗机构就诊,12.45%曾在精神科就诊,10.06%曾在精神科住院治疗。
  
  3 讨 论
  
  对于多数常见的精神障碍,我国诊断标准与国际标准类似,但缺乏公认的诊断问卷,难用于流行病学调查。因此,本研究使用国际公认的诊断标准DSM-IV(包含未特定精神障碍在内)、调查方法、筛查工具和半定式的SCID-I/P诊断问卷进行调查。
  本研究样本的代表性较好,拒绝率和未完成率很低(共0.5%),调查员之间的一致性好,因此,本结果基本上能反映青岛市成年人群精神障碍总的流行情况。但是,因样本量不够大,不能满足某些罕见精神障碍患病率调查的要求,调查得出的患病率的95%可信区间会较宽。
  
  
  
  青岛市成年人群精神障碍总的现患率为21.96%。此结果高于浙江省2001年的流调结果(≥15岁人群精神障碍的患病率17.27%)[8];且显著高于其他调查结果,如江西省2002年的调查结果(≥15岁:2.98%,不含神经症、药物依赖和人格障碍,ICD-10诊断标准)[9]、1982和1993年全国十二和七个地区的调查结果(≥15岁:时点患病率分别为0.91%和 1.12%,不含神经症,ICD-9诊断标准)[10-11]。精神障碍现患率的明显升高,不能简单解释为随年代推移精神障碍的患病率较以往大幅上升了。调查结果的不同,除了有年代因素和样本构成不同的影响外,主要与调查方法、调查工具、诊断标准和调查人员等不同有关。如世界卫生组织在14个国家开展的精神卫生调查,用CIDI作调查工具、DSM-IV作诊断标准、非精神科人员如大学生作调查员,各国≥18岁人群12个月精神障碍患病率波动范围很大(4.3%~26.4%);即使在同一国家,如中国的北京和上海,患病率也有2倍的差异(分别为4.3%和9.1%)[12-13]。再如,美国用DIS作调查工具、DSM-III作诊断标准,发现≥l8岁人群的时点患病率为15.4%[14];新加坡 用GHQ筛查、CIDI确诊,用ICD-10作诊断标准,发现l4~65岁人群中轻性精神障碍(抑郁和焦虑障碍为主)的时点患病率为16.6%,其中华人为17.4%[15]。因此,为了提高我国精神障碍流调结果的可比性,有必要科学规范调查的各个环节,并对不同流调方法开展比较研究。
  青岛市成年人群最常见的3类精神障碍依次为心境障碍(7.28%)、焦虑障碍(6.31%)和物质使用障碍(5.47%)。这和潍坊市2005年流调结果接近 [16]。最常见的特定精神障碍为广泛性焦虑障碍(5.41%)、酒精使用障碍(5.33%)、重性抑郁障碍(3.43%)和心境恶劣障碍(2.72%)。提示:青岛市成年人群的心境障碍、酒精使用障碍日益突出,特别是在酒文化日趋盛行的山东,需引起政府和社会各界的重视,采取有力措施预防与控制相关问题。
  另外,青岛成年女性精神障碍总的患病率略低于男性,而山东省1984与1994年的调查结果均显示女性精神障碍的患病率高于男性[17]。虽然女性心境障碍和焦虑障碍的患病率高于男性,但男性物质使用障碍(尤其是酒精使用障碍)显著高于女性,从而逆转了总体患病率的差别。
  Judd等[18]认为,尽管传统认为城市的焦虑障碍、抑郁障碍、物质使用障碍患病率高于农村,但现有的资料尚不能证实两者确实存在差异。本研究结果支持此观点,青岛农村精神障碍总的患病率与城市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总之,本研究结果显示,青岛成年人中21.96%现患精神障碍;在有精神障碍者中,36.97%的功能影响程度为中等到严重,但仅6.46%曾经因心理问题在医疗机构就诊。因此,精神障碍是青岛市迫切需要解决的重要公共卫生问题,有必要在青岛市开展和落实全面的精神卫生规划并定期评估其实施效果。
  
  参考文献
  [1]Goldberg DP,Gater R,Sartorius N,et al.The validity of two versions of the GHQ in the WHO study of mental illness in general health care [J].Psychol Med,1997,27(1):191-197.
  [2]一般健康问卷.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OL].[2009-09-01].http:∥www.省略.cn/Pro/SuicideResearchIndex.aspx.
  [3]李献云,王志青,费立鹏.社区人群精神障碍患病率调查方法[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0,24(3):191-194.
  [4]张敬悬,卢传华,唐洚生,等.山东省18岁及以上人群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0,24(3):161-167.
  [5]张明园.精神科评定量表手册 [M].第2版.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56.
  [6]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Fourth edition.DSM-IV)[M].Washington,DC: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1994:1-886.
  [7]Phillips MR,Zhang JX,Shi QC,et al.Prevalence,treatment,and associated disability of mental disorders in four provinces in China during 2001-05:and epidemiological survey [J].Lancet,2009,373(9680):2041-2053.
  [8]石其昌,章健民,徐方忠,等.浙江省15岁及以上人群各类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05,39(4):229-236.
  [9]陈贺龙,胡斌,陈宪生,等.2002年江西省精神疾病患病率调查[J].中华精神科杂志,2004,37(3):172-175.
  [10]12地区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协作组.各类精神病、药物依赖、酒依赖及人格障碍的调查资料分析 [J].中华神经精神科杂志,1986,19(2):70-72.
  [11]张维熙,沈渔?,李淑然,等.中国七个地区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J].中华精神科杂志,1998,31(2):69-71.
  [12]The WHO World Mental Health Survey Consortium.Prev-alence,severity,and unmet need for treatment of mental disorders in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orld Mental Health Surveys [J].JAMA,2004,291(21):2581-2590.
  [13]Kessle RC,Chiu WT,Demler O,et al.Prevalence,severity,and comorbidity of 12-month DSM-IV disorders in the national comorbidity survey replication [J].Arch Gen Psychiatry,2005,62(6):617-627.
  [14]Regier DA,Boyd JH,Burke JD Jr,et a1.One-month 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the United States.Based on five Epidemiologic Catchment Area sites [J].Arch Gen Psychiatry,1988,45(11):977-986.
  [15]Fones CS,Kua EH,Ng TP,et al.Studying the mental health of a nation:a preliminary report on a population survey in Singapore [J].Singapore Med J,1998,39(6):251-255.
  [16]高振忠,曹学义,朱建平,等.潍坊市第三次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J].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2006,32(2):152-153.
  [17]翁正,张敬悬,马登岱,等.山东省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1994年与1995年)[J].中华精神科杂志,1998,31(4):222-224.
  [18]Judd FK,Jackson HJ,Komiti A,et al.High prevalence disorders in urban and rural communities [J].Aust N Z J Psychiatry,2002,36(1):l04-l13.
  编辑:赵志宇
  2009-07-01收稿,2009-10-19录用

标签:青岛市 流行病学 精神障碍 人群
时时彩技巧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