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高考资料 > 高考答案 > 正文

[我和三弟] 三地走势图

时间:2019-01-27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1    再喝点吧。我劝三弟。三弟摇摇头,满是沟壑的脸,这时泛起了红晕。他说,老了,喝不动了。说话间,三弟闭上了双眼,不一会儿,竟发出了鼾声。    我很惊讶!今天喝酒,三弟仅几盅下肚。他真的老了?不由,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总觉得有负于三弟。
  2
   三弟和我都到了上学的年龄。一天,当我们鼓足勇气向爹提出时,他问我们活谁干?我嘟哝一句,庄稼不是收完了吗?爹立即发火:庄稼收完就没有活干了?此时,牛哞鸡叫猪哼哼,爹手一指说,你们看看,哪个不需要伺候啊?
   爹不同意我们上学,不无他的道理。我们兄妹五人,加上奶奶、姥姥及父母,全家共九口。街坊邻居都说哥哥聪慧过人,是读书的料,于是他有幸地入读了小学。我和三弟眼看可以帮助爹干些事情了,假若我们读书,特别是坌坌种种地里的活就剩下爹一人了。况且,爹说,上学,哪有钱啊!
   我们家人多劳力少,所以一直非常贫寒。凄苦中的爹和娘常为一家衣食无着而东讨西乞,哥哥一人上学已经很为难他们了。但是,爹还是狠狠心地说,你们两个去一个吧。三弟和我面面相觑。正在我犹豫时,三弟用稚嫩的童音很干脆地说,让二哥去吧。从那个时候起,三弟就开始了他的农民生涯。
   那年他还不足10岁。
  3
   三弟的心像水晶一样透明。对我和大哥能够读书,他是没有一句怨言的。其实,三弟非常渴望能够走进学校的大门。况且,和三弟两小无猜的雨莲也上学了。雨莲是我们邻居家的一个女孩儿,自小他们形影不离,而现在分离开了。
   虽然我上学较晚,但连连跳级,眨眼间,我入读了我们那座古城的实验中学。由于家庭的贫寒而搭不起学校的伙食,所以只好从家背窝头到校。家到学校有20多公里的路,加之一篮子窝头,对于当时身体单薄的我来说是力所不能及的,从此,三弟担起了每周送我一程的重任。
   记得第一次上中学,是秋天,我们趟着潺潺的流水,通过横亘在我们面前的一条河。然后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在绿油油的大地上,星点地散落一些劳作的农民,像一幅巨大的油画。通往古城的大道很少经过村庄,但高亢的鸡鸣和欢快的狗叫都听得很清楚。天瓦蓝瓦蓝的,很寂静,偶尔,有几只美丽的小鸟,啾的一声从头顶掠过。从小学到中学,这是我新生活的开始啊!
   然而,我和三弟间的距离却又拉远了一步。
   以后的周日总是三弟送我。一天,当古城的轮廓又映入我们的眼帘时,突然,黑云压顶。我劝三弟跟我一起到学校,他不肯。他说:明天早晨还要给牛割草呢。我紧步赶到城市的古城墙时,大雨如注,我的心一下子被什么攫住似的难受。我有地方可躲可藏,而三弟呢?在茫茫的旷野,他无任何避雨的地方。由于刚刚出了一身热汗,突然被冰冷的大雨所激,三弟病了,一连几天高烧不退。当星期六我回去时,他的脸蜡黄蜡黄的面无血色。三弟虽小,他却马上觉察出我的痛苦和自责。他像个大人似地说:哥,别难受,一点感冒,算啥呀,这不好了吗?说时,他还在咳嗽。
   然而,第二天,在他的坚持下又送我去了。就是这样,风里雨里,三弟一直送了我三年时间。
   三年中,我们走着同一条道路。但是,作为人生的道路,我们却是沿着不同的轨迹,越走,相离越远了。
  4
   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是我出国留学期间。
   中国的春节来临了。这天,正是大年三十,夕阳的余晖使得市中教堂更加金碧辉煌。其实,透过公寓的窗户观望,我更喜欢的是不远处的一座塔,因为它和我们家乡古城中的那座塔非常相像。今天,这座塔对我来说则别有意味。但我望着望着,在一个宽大的椅子上竟然睡着了。很快做了一个梦:是在我们家乡,远处,似是飞机的一个怪物突然落地,随着一声轰鸣,黑烟腾空而起。西边的亮色陡然暗了下来,地,开始缓缓下沉。我和其他人一样,疯狂地向前奔跑。猛然间,我想起了二老。当我回头看时,三弟正领着他们在凸凹不平杂草丛生的荒野上跑着。两位老人的脸上都是灰道子,但却看不出他们有什么恐惧,似乎跟着三弟终会逃出险境而达安全地带。我急得喊呀喊,却喊不出声来。后来我醒了,额头布满了冷汗,尽管是个梦,然而,却使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我身处西方,享受着人类的现代文明,但绵绵的故乡情思却缠绕着我,我的灵魂没有走出我们那个苦难的乡村。
   正是在这个春节,爹、娘先后都患了重病。但三弟一直瞒着我。从小,三弟处处为我考虑,现在,还依然事事为我着想,再难的事情,他总是一个人扛着。直到我回归故里后,方才得知二老曾患重病一事。我知道,这种病常常留下后遗症,终年卧床而不能自理的人甚多,据说,爹和娘恢复得都不是太好。我急忙携妻带子,奔老家看望二位老人。
   当我们临近村子时,爹和娘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贪婪地上下打量我,仔细地端详儿媳,紧紧地拽着孙子的手。他们叹道:“差一点见不到你们了。”说时,在他们眼眶中充满了泪花。我说:“多亏三弟啦。”二老说:“难为老三了。”此时,我才留心一下三弟,有很多皱纹爬上了他英俊的脸颊。
   三弟很见老……
  5
   在苦难中,三弟跟着爹娘穷了一辈子。当我挣工资后,常把钱寄回去,而三弟把大部分都花到了老人身上。除此外,积攒一些,又给老人住的房子翻拆了一下。那是两间西屋,从我记事起房子已在。当年,全家九口人挤在一起,有凄苦,但也有欢乐。那里是我们童年的天堂。冬天里,在烤火取暖的灰里常埋一块地瓜,烧熟后,我一半,三弟一半。我和三弟睡在一个被窝里,我使劲贴着他。三弟火力旺盛,再冷的天,我也感到暖暖的。
   双亲故去后,我曾劝说三弟到我这里养老,但三弟不肯。为此,我很愧疚。一次,我终于跟三弟讲了。三弟说:“当年太穷了,现在说前途,那时候顾的是命啊。”是顾命,但做出牺牲的是三弟。我们兄妹五人中只有他一人未曾进过学校的大门。现在我和三弟间包括我们的子女已经有了天地之别,但他无任何嫉恨的心里,从不怨天尤人,这,反倒使我更加不安。
   于是,我寄更多的钱给他,尽管我知道,这对于挽救三弟及三弟儿子的命运是无助的。我又一次劝说他到我这里,哪怕是小住一段时间。他总是说忙,离不开。在我的一再恳请下,三弟终于来了。
   使我吃惊的是他首先报道了小雨去世的消息。他说,小雨在弥留之际,嘴里直喊三弟的名字,使守在其旁的丈夫和家人一片愕然。小雨是一个外科专家,她死于癌症。三弟说:“近来,我几次梦到小雨,都是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莫非她要我跟她一起去?”三弟似开玩笑,但很认真。
   我急忙说:“不,不。只是你想她了吧?”我反诘三弟。三弟的脸羞得绯红。
   沉默半天,三弟哀叹一声:“老了。”
   “老了。”他又重复说。
   我仔细地端详着三弟,霎时,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责任编辑:黄艳秋
  美术插图:丰子恺

标签:我和 三弟
时时彩技巧论坛